原来,父亲真的会变老

那之前,我以为我和他的冷战,要这样持续一辈子。事情的变故就在我和白崇轩的婚礼筹备前。百事都定了,只缺一个仪式,在白崇轩的要求下,我打电话回家,如常是父亲接的,又一声不吭地把电话递给了母亲。白崇轩接过电话,邀请他们过来和他的父母见见面,定一下婚礼的细节,顺便在省城里玩一玩。母亲在电话里迟疑着,我夺过电话,喊了一声妈,你们一定要来,我想,正是这个“你们”,最终让她答应了。 去火车站接父母的时候,我去晚了,电话响个不停,是母亲,她异常着急地说,快点来,你爸爸一出火车站就不见了。 偌大一个人还能丢了么?...
阅读全文